第1章 冰洞救人



正月十五过完,齐昊离家上学了。

齐昊就读察省师范学院,大三,快要进入大四,学生的形象正在不声不响中蜕去。

齐昊家住一个小县城,父亲会做木匠活,手艺远近闻名;母亲在街上摆摊修锁配钥匙,也修钢笔打火机什么的,生意还算可以。

齐昊家中有五兄妹,齐昊大哥,齐娟二姐,齐林三哥,齐吉老四,齐芯幺妹。五兄妹的爷爷、奶奶已经过世,一家共计七口人。

父亲、母亲虽然有手艺,家中人口多没法殷实,但不担心吃不饱肚子的问题。

读书花不了几个钱,五兄妹到了七岁父母就送去上学,能升初中读初中、能升高中读高中、能考上大学就读大学。

父母也不盼望儿女读上探花、榜眼、状元什么的,只是不想儿女流到社会上当混混,因为像他们这样的家庭,只能吃饱肚子,由于没有社会地位,只能给原野的小草一样默默无闻。

齐昊的书就这么一路读来,小学、初中、高中毕业,考虑到家庭实际状况,志愿填报察省师范学院。师范学院不交钱,还解决生活费。

改革开放没几年,党和国家说振兴靠人才,当时全国没有几所大学,一个县也考不上几个大学生,因此大学生就成了天之骄子,也可以说是时代的精英。

由于中、小学教师奇缺,齐昊毕业要回县当教师。当教师工作稳定、工资稳定,齐昊下面有四兄妹,在县里教书好,可以为父母分忧、尽长兄的责任。

虽然已经改革开放了,但大学毕业仍然执行的是分配体制,读师范当老师,齐昊从来没有想过今后要改行进党、政部门,然而,齐昊师范学院毕业一天也没有做过教师,事情还得从齐昊春节回校出的大事说起。

这个事件轰动全国,由此改变了齐昊、以及弟妹们的命运,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,一个大家族应运而生。

齐昊春节回校报到后,由于没有正式上课,第二天下午与同宿舍的同学张杨、凡志朋出校门去河边散步。

雪过初晴,阳光明媚,微风拂熙,柳芽爆绿,人们听到了春季的脚步声。

学校大门前有一条河,师范学院的学生春季在河边谈情说爱、夏季扑进河里游泳、秋季比赛扔鹅卵石、冬季在河流冰面滑冰,一条普普通通的河流,给枯燥无味的学生生活带来无穷的乐趣。

齐昊、张杨、凡志朋去到河边,天上没有云层,太阳明晃晃的,冰雪反射着耀眼的光芒,天蓝得诱人,由于前两天下了雪,看上去还是一片冰天雪地的冬季。

河面封冻,冰层给冬天一样厚实。

艳阳高照,许多小孩、师范学院的学生、市民在滑冰,大人小孩身穿花花绿绿的冬衣,冰面上人们有如百花在严寒中盛开、情形似仙女散花般飘然美丽。

如此冬季,一样有钓鱼爱好者在钓鱼。

冰封河面怎么钓鱼,说来也很简单,在冰面用钢钎凿个洞,鱼饵从洞口放进去,有鱼咬钓,把线拉起来,鱼儿在阳光下银光闪眼、且在冰面上跳跃得欢喜。

看着河边凿洞钓鱼的人,到是别有一番情趣。

齐昊、张杨、凡志朋没有滑冰,也没有钓鱼,信步岸边欣赏冬春之交的美景和人们融入大自然中的情趣。

有个衣衫不整形象猥琐邋遢的人走在靠河边的冰面上,埋头面向冰面,远远看去有点像思想者、也像不见光明的瞎子,若是仔细看就会发觉这人神色呆滞。

这人距离齐昊、张杨、凡志朋约三十来米,三人看到了这人,他的出现有煞风景,三人仅看一眼而已。

看一眼就看一眼呗,不知怎的,张杨看了他第二眼。

看第二眼原本也不是问题,甚至多看几眼也没有关系,关键是张杨看他第二眼时,见那人扑嗵掉进钓鱼人凿的冰窟窿里。

“不好!”张杨叫一声,向冰窟窿飞一样跑去。

齐昊、凡志朋转眼看,也跟着飞一样跑去。

那人掉进冰窟窿后,双手紧紧抓住洞口的冰面,张杨跑在最前面,就在他蹲下身体,伸手抓那人的手时,那人的双手滑溜掉进冰窟窿里。

张杨一愣怔,也不知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随即扑嗵跳进冰窟窿里。

张杨突然就没有了,刚跑到洞旁的凡志朋一愣怔,叫声张杨,扑嗵跳进冰窟窿里。

齐昊最后一个跑到冰窟窿前,冰窟窿里的河水只有点儿涟漪,看上去稳重宁静,洞口直径不足半米,不是亲眼见到掉下去一人、跳下去两人,谁相信这冰窟窿竟然瞬间吞噬三人。

齐昊心脏跳得那个的快呀,给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似的,陡然不见了张杨、凡志朋,齐昊头脑木了,想也没想,纵身往冰窟窿跳下去。

看着冰窟窿齐昊头脑一片空白,张杨、凡志朋跳下去了,自己不跳下去怎么行?齐昊仿佛感觉有人推他的后背,他站在冰窟窿前还不到一秒钟的时间,人就跳下去了。他甚至在跳进冰窟窿的一刹那,忘记了冰窟窿刚才掉进去一人、跳进去两人,他纵身跳进冰窟窿只是情势所迫,人家跳进去了难道你可以不跳进去?

齐昊跳进冰窟窿河水一下子没过他的头顶,头脑随即反应过来跳进冰窟窿是为了救人,他识水性,睁着眼睛寻人,河水清亮可是没见着有人。

齐昊跳进冰洞双脚踩到了河底,紧接着感到身体歪斜向上浮起,齐昊这才感觉到河水在冰层下面流动湍急,虽然这里水并不深,像他的个子最多淹没至脖颈,但人却站立不稳,身体随水漂流而去。

齐昊会游泳,双臂向上脚一蹬,手触着了河面的冰层,他人一下子清醒,并想起了张杨、凡志朋,两人跳进冰洞给他遇到一样的情形。

钻不出冰层就得死,齐昊惊慌了,他脚踏河底手臂往上一掀,冰层厚实,且能由他双臂托起!

人在水里最多不过一分钟,哪来时间瞎折腾,齐昊突然想起跳进的冰窟窿,忙在水里大睁眼睛四下看,可哪还看得到冰窟窿,他已经被水流冲到下游,远离冰窟窿不得逃生。

齐昊明白了,即便他看到了冰窟窿,想逆流而上已经不可能。

死!死!也不知道是什么形体突然放大在齐昊眼前,齐昊不觉魂飞魄散,忘记自己在水里。他猛的吸气,只觉得大脑胀大嗡的一声,人顿时失去知觉!

下一章   菜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