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街头一神棍



南阳火车站

在华夏国,不论任何一个地级市最繁忙的永远是当地汽车站和火车站。

火车站入口北街,这里俨然已经成了小商贩的天下,各种拉活做生意的数不胜数,即使是号称南阳市最强大的部队城管大军多次管理也毫无成效。

落日西下,虽然是傍晚,但是经过一天火辣阳光的毒晒,柏油马路早已经晒的滚烫,脚步走过甚至会在上面留下一个个脚印。

火车到站,新的一轮人海涌出车站,然后像是蚂蚁一样涌向南阳市的各个角落。

北街天桥下,在一处阳光映照不到的地方,一个修鞋摊位单独摆在天桥最边缘的一处角落中,一道穿着短裤的身影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,脑袋上扣着一顶编织帽,看不到对方的容貌,身边则是随意的摆放着修鞋的道具。

这里几乎是整个天桥下最安静最边缘的角落,没有任何人光顾。

“请问这里修鞋吗?”

突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,声音中似乎还透着一丝焦急。

透过脸上编织帽的缝隙正大光明的看过去,视线首先从对方的莹1白如玉的小脚开始,一路向上,黑色高跟鞋,纤细美腿,一只肉1色丝袜包裹的小脚有些站立不稳定踩在另外一只脚上。

视线缓慢上移,纤细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腿在丝袜的衬托下显得结实充满诱1惑,一路向上,丝袜在大腿下方的银灰色制式短裙末端消失不见。

透过短裙一直往上,然后绕过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,越过挺拔呼之1欲出的双1峰,视线直接扫过修长莹白的玉1颈,终于在对方娇俏妩1媚的脸蛋上停留了下来。

柳眉杏口,瓜子脸蛋,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俏脸微红,脸上略施淡妆,樱口微张,长长地头发挽起一个发髻扣在脑后,将修长的脖子露出,更加平添一丝妩媚。

“美女!90分!”

年轻人在自己脑海中瞬间给对方打了一个分数!

此刻站在年轻人面前的美女正有些不稳的单脚站立,一只手中提着一只高跟鞋,其中的脚跟已经断了下来。

视线再次犹如紫外线一般迅速撤回,然后扫向对方的短裙下方,卖力的顺着肉1色的丝袜一直向上,因为对方站着,而自己是躺着的原因,两人之间就有了一个微妙的高度差。

于是年轻人就很不费力的看到了更多的风景,当视线再差一点点就要看到自己想要的风景时,却遗憾的被短裙给遮挡住了。

“该死,再差一点就知道是什么颜色了!”

脚尖下意识的踩在地面上微微用力,躺在躺椅上的身体开始不断后退,终于某一刻,就在他的视线即将豁然开朗的时候……

嘭!

身体一个后仰,狠狠地撞到了身后的墙上。

连忙爬起来,手忙脚乱的收拾好面前的帽子,将座椅摆好,然后再次坐回到座椅上,脸上再次恢复到了人畜无害一本正经的表情。

“不好意思!天气太热了,刚才睡着了!让您见笑了!”年轻人抬头对着对方露出一个阳光式的微笑。

“扑哧!”

被对方的话逗得忍不住一笑,旅途的劳累顿时挥散了不少。视线忍不住转向面前这个极品的家伙。

初次见到对方的面容,凌笑笑一愣,没有想到面前修鞋摊的摊主竟然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年轻人,而且对方貌似长得还……蛮帅哩!

俊朗的面庞,洁白的牙齿,灿烂的微笑……让凌笑笑看的一时有些痴迷。突然醒悟过来,视线有些躲闪的转移向一侧。

“该死,凌笑笑你这是在胡思乱想写什么呢?这么花痴!竟然会对一个修鞋匠……”

再次转移视线看向对方,凌笑笑的脸色变的正常如初,“请问你这里可以修鞋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你看我就是职业修鞋匠!”

年轻人笑着指了指一侧的小板凳,“请坐,把鞋子给我让我看一下吧!”

凌笑笑将手中的高跟鞋递给对方,因为一只脚确实有些站立不稳,就一蹦一跳的走到一旁的小马扎上坐了下来,准备等着对方修鞋。

年轻人拿过鞋子仔细检查了一番,然后抬头笑道,“放心,只是鞋跟掉了,可以黏住的!”

凌笑笑报以公式化的微笑,“那能不能快点修完,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!”

“放心,很快!”

说完年轻人从一侧的木箱中偷出一只牙膏似地东西,低头开始忙活了起来。

“我这东西可是号称万年不干胶,俗话说的好,千年王八万年胶,只要用上之后,这只鞋就算是你把脚底穿烂以后也不会出现掉跟的情况!”

少年抬头对着面前女孩一笑,神情却忍不住一滞,因为对方此刻是蹲坐在小板凳上,而自己是蹲在地上,从这里看过去就一不小心看到了自己之前一直梦想看到的东西。

看到年轻人的表情,凌笑笑一愣,立刻意识到自己走光了,连忙双手一扯短裙将向下轻轻的扯了扯,双腿轻轻倾向一侧,挡住了自己裙下风光。

年轻人也知道对方发现了自己窘态,连忙收回视线,开始专心致志的修理起面前的高跟鞋。

因为刚才的事情,两个人一时间都沉默不语,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。

凌笑笑脸色微红,悄悄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,想不明白,为何对方年纪轻轻地偏偏要做修鞋匠这一行当。

“喂,小姐,看你行色匆匆一定是刚刚下车吧,旅途劳顿,要不要我给你算上一卦!”

沉默半晌,终于还是面前的年轻人率先开口讲话。

“你会算卦?”

听到年轻人的话,凌笑笑有些意外的问道。

年轻人突然抬起头,仿佛是别人玷污了自己的专业性一样,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一块木板,只见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“吉胸占卜,为您开启黑暗中的大门,指引人生的方向!”其中凶险的凶还被写成了胸口的“胸”。后面又用另外颜色的黑笔重重的划掉重写。

凌笑笑忍不住一笑,然后才好奇的问道,“你会算卦?”

“瞧您说的,请将语气变成肯定句!我会占卜!不信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占卜一卦!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年轻人首先问出第一个问题!

“凌笑笑,凌天的凌,微笑的笑!”凌笑笑开始对面前的这个略微有些帅气的年轻人感兴趣了。

年轻人点点头,装模作样的闭上眼睛,煞有其事的歪着脑袋以经典的三十五度仰望……天桥板!

“我算出了一个有趣的道理,不知道你信不信,不过你可以验证一下!”

“今年是几几年?”年轻人闭着眼睛问道。

“12年!”

年轻人突然睁开眼睛,然后笑着说道,“我算出你的年龄加上你的出生年月日恰好是2012这个数字!”

凌笑笑下意识的在脑海中一算,然后猛的睁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。

年轻人突然神秘的一挥手,制止了女孩想要说出口的话,然后再次煞有其事的说道:“恩,我差不多占卜了一个大概,你最近两个月之内要有点小霉运,所以要记得行事谨慎,莫招惹小人!”

凌笑笑眼睛瞪大,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,“真的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忠言逆耳,我向来是有话直讲从来不怕得罪人!记得最近要行事谨慎,小心小人!”说完年轻人将手中修好的高跟鞋递上去。

凌笑笑一脸茫然的点点头,然后接过高跟鞋穿在脚上,试探了一下确信没有问题后,才抬头有些不解的问道,“那我该如何破解?严重不严重?”

年轻人继续一脸严肃的说道,“放心吧,仅仅是行事有些不顺而已,没什么严重的,而且若是你遇到困难的话,我算到也会有贵人相助的!言尽于此,谨记!”

凌笑笑下意识的点点头,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包包中抽出一张一百的华夏币交给对方。

“谢谢了!我都记住了!”说完便转身离开了这里,消失在了远处的人群中。

视线盯着对方扭动着极度美感的臀部逐渐消失,年轻人一脸严肃的嘴角才露出一丝充满邪气的弧度。

“原来是黑色蕾丝!我的最爱!”

“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……”

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想起,打断了年轻人正在意1淫的状态,视线在周围扫过,果然看到周围的摊贩正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“该死的莲花!又给我设置这个脑残的音乐!”

有些尴尬的连忙从口袋中翻出自己的蓝屏手机,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摁下接听键,年轻人有些恼怒的骂道。

“妈的,老子正在拯救失足少女,为迷茫少妇开光!万千少女少妇等待英俊潇洒的我降临,正忙的不可开交!阿飞,你若是不给我讲出一个理由,小心我踢爆你的软蛋!”

“强哥,赶紧过来!今天是我们和虎帮谈判的日子,兄弟们都到了,赶紧到北街来!”

“靠,这种小事你们自己看着摆平不就行了!”

被称作强哥的年轻人有些恼怒的骂道,随手掏出烟盒,轻轻一弹,一支香烟飞出,然后准确的用嘴衔住,再次拿出打火机轻轻点燃,视线在面前街道上的黑丝白腿短裙大波上扫来扫去。

“强哥,赶紧过来吧,已经打起来了,小白鸽和雀神都被人捅了一刀,肠子都流出来了,刀疤正在给他们往回塞呢!我们摆不平才给你打电话的!”

“妈的!这点小事都摆不平!全部被人捅爆菊花才好!给我的等着!我收拾完摊子,吃顿馄饨就去!”

年轻人的话刚讲完,对面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“妈的,姓肖的老娘都要被人强1奸了,你还有时间吃馄饨,给你十分钟,赶不到老娘就将你上次在厕所偷窥……!”

手忙脚乱的接住差点掉落的手机,年轻人连忙换了一副谄媚的语气。

“小莲!你竟然也去了,我马上就到!小莲我早就跟你讲过,只有我才能够扑倒你,竟然还有人敢动我的马子,你等着,我马上就去!”

摊子也不理会了,直接将从口袋中掏出一支五元一盒的太河,扔给旁边的小贩。

“哥们帮我收一下摊子!”

对方接住扔过来的烟看了一眼,然后随意的扔到摊子上,从口袋中掏出一盒二十元的一盒的软玉溪从里面抽出一根扔过来!

“抽这个,你有事就去忙吧!摊子我帮你照看着!”

年轻人看了一眼手中的香烟,有些不好意思的别到耳朵上,然后视线扫了一眼渐渐黑下来的天空,在周围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美腿丝袜上扫过,忍不住轻轻的叹息了一声。

“唉!又是一个丝袜泛滥的季节啊!”

下一章   菜单